快捷搜索:

临江仙·送钱穆父

相关赏析

写赏析

临江仙·送钱穆父赏析

这首词是公元1091年(宋哲宗元祐六年)春苏轼知杭州时,为送别自越州(今浙江绍兴)北徙路过杭州的老友钱穆父(名勰)而作。全词一改以往送别词绸缪感伤、哀怨愁苦或慷慨悲惨的格调,立异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爽之外,群情风生,直抒性情,写得既有情韵,又富理趣,充分表现了作者奔放潇洒的个性风貌。词人对老友的眷眷惜别之情,写得深奥深厚细腻,婉转回互,一波三折,感民心弦。  词的上片写与朋侪久别邂逅。元祐初年,苏轼朝为起居舍人,钱穆父为中书舍人,气类相善,交情甚笃。元祐三年穆父出知越州,都门帐饮时,苏轼曾赋诗赠别。岁月如流,这次杭州重聚,已是别后的第三个岁首了。三年来,穆父奔波于京城、吴越之间,这次又远赴瀛州,真可谓“天际踏尽尘世”。分手虽久,可交谊弥坚,相见欢笑,如同春日之和煦。更为可喜的是朋侪与自己都能以道自守,维持廉正风节,借用白居易《赠元稹》诗句来说,即“无波古井水,有节秋竹竿”。作者觉得,穆父出守越州,同自己一样,是因为朝好群情政事,为言官所攻。  以上数句,先从光阴着笔,回忆前番握别,再就空间落墨,概述仕宦生涯,接下来抒发生发火者对仕宦掉意、久处窘境所持的达不雅立场,并用对偶连喻的句式,经由过程对朋侪纯一道心、维持名节的赞赏,注解了自己恬澹的心境和坚忍的操守。词的上片既是对朋侪辅君治国、坚持操守的劝慰和支持,也是词人半生经历、松柏节操的自我写照,是词人的自勉自励,寓有强烈的出身之感。明写主,暗寓客;以主慰客,客与主同,体现出作者与朋侪肝胆照人,志同志合。  词的下片切入正题,写月夜送别朋侪。“惆怅孤帆连夜发,送行淡月微云”一句,描画出一种凄清幽冷的氛围,衬着了作者与朋侪分手时烦闷无欢的心情。  “樽前不用翠眉颦”一句,由忧闷转为奔放、豪迈,说离宴中歌舞相伴的歌妓用不着为离愁别恨而哀怨。这一句,其用意一是不要增添行者与送者临歧的悲感,二是凡间握别本也是常事,则亦不用忧闷。这二者彷佛有抵触,实则可以统一强抑悲怀、勉为达不雅这一点上,这相符苏轼宦途多故之后熬炼出来的思惟脾气。词末二句言何必为暂时握别伤情,着实人生如寄,李白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云:“夫寰宇者,万物之逆旅也,时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”既然各人都是寰宇间的过客,又何必计较目下聚散和江南江北呢?词的结尾,以对朋侪的慰勉和释放襟怀胸襟总收全词,既动之以情,又揭示出得掉两忘、万物齐一的人生立场。  苏轼平生虽积极入世,具有光显的政治抱负和政治主张,但另一方面又受老庄及佛家思惟影响颇深,每当宦海掉意、处境艰巨时,他总能“游于物之外”,“无所往而不乐”,以一种恬淡自安、娴雅自适的立场来应对外界的纷繁扰扰,体现出超然物外、随遇而安的奔放、潇洒情怀。这首送别词中的“一笑作春温”、“樽前不用翠眉颦。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等句,是苏轼这种豪爽脾气、达不雅立场的集中表现。然而在这些奔放之语的背后,仍能体察出词人对仕宦浮沉的淡淡惆怅,以及对出身漂荡的深奥深厚慨叹。…展开
这首词是公元1091年(宋哲宗元祐六年)春苏轼知杭州时,为送别自越州(今浙江绍兴)北徙路过杭州的老友钱穆父(名勰)而作。全词一改以往送别词绸缪感伤、哀怨愁苦或慷慨悲惨的格调,立异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爽之外,群情风生,直抒性情,写得既有情韵,又富理趣,充分表现了作者奔放潇洒的个性风貌。词人对老友的眷眷惜别之情,写得深奥深厚细腻,婉转回互,一波三折,感民心弦。  词的上片写与朋侪久别邂逅。元祐初年,苏轼朝为起居舍人,钱穆父为中书舍人,气类相善,交情甚笃。元祐三年穆父出知越州,都门帐饮时,苏轼曾赋诗赠别。岁月如流,这次杭州重聚,已是别后的第三个岁首了。三年来,穆父奔波于京城、吴越之间,这次又远赴瀛州,真可谓“天际踏尽尘世”。分手虽久,可交谊弥坚,相见欢笑,如同春日之和煦。更为可喜的是朋侪与自己都能以道自守,维持廉正风节,借用白居易《赠元稹》诗句来说,即“无波古井水,有节秋竹竿”。作者觉得,穆父出守越州,同自己一样,是因为朝好群情政事,为言官所攻。  以上数句,先从光阴着笔,回忆前番握别,再就空间落墨,概述仕宦生涯,接下来抒发生发火者对仕宦掉意、久处窘境所持的达不雅立场,并用对偶连喻的句式,经由过程对朋侪纯一道心、维持名节的赞赏,注解了自己恬澹的心境和坚忍的操守。词的上片既是对朋侪辅君治国、坚持操守的劝慰和支持,也是词人半生经历、松柏节操的自我写照,是词人的自勉自励,寓有强烈的出身之感。明写主,暗寓客;以主慰客,客与主同,体现出作者与朋侪肝胆照人,志同志合。  词的下片切入正题,写月夜送别朋侪。“惆怅孤帆连夜发,送行淡月微云”一句,描画出一种凄清幽冷的氛围,衬着了作者与朋侪分手时烦闷无欢的心情。  “樽前不用翠眉颦”一句,由忧闷转为奔放、豪迈,说离宴中歌舞相伴的歌妓用不着为离愁别恨而哀怨。这一句,其用意一是不要增添行者与送者临歧的悲感,二是凡间握别本也是常事,则亦不用忧闷。这二者彷佛有抵触,实则可以统一强抑悲怀、勉为达不雅这一点上,这相符苏轼宦途多故之后熬炼出来的思惟脾气。词末二句言何必为暂时握别伤情,着实人生如寄,李白《春夜宴从弟桃花园序》云:“夫寰宇者,万物之逆旅也,时间者,百代之过客也。”既然各人都是寰宇间的过客,又何必计较目下聚散和江南江北呢?词的结尾,以对朋侪的慰勉和释放襟怀胸襟总收全词,既动之以情,又揭示出得掉两忘、万物齐一的人生立场。  苏轼平生虽积极入世,具有光显的政治抱负和政治主张,但另一方面又受老庄及佛家思惟影响颇深,每当宦海掉意、处境艰巨时,他总能“游于物之外”,“无所往而不乐”,以一种恬淡自安、娴雅自适的立场来应对外界的纷繁扰扰,体现出超然物外、随遇而安的奔放、潇洒情怀。这首送别词中的“一笑作春温”、“樽前不用翠眉颦。人生如逆旅,我亦是行人”等句,是苏轼这种豪爽脾气、达不雅立场的集中表现。然而在这些奔放之语的背后,仍能体察出词人对仕宦浮沉的淡淡惆怅,以及对出身漂荡的深奥深厚慨叹。折叠

您可能还会对下面的文章感兴趣: